Sunday, March 13, 2005

 
二零零五年的三月十一日是我最快乐的一天,因为那天是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,我们这些学生即将会有一个星期的学校假期。
假期的第一天,也就是三月十二日,父母带我到外公和外婆的家探望他们。由于从大年初一我就开始准备考试,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就再也没有去探望他们两位老人家,直到那天。可是我万万也没有想到那天会有“大灾难”。我现在就分享我的故事吧!在外公和外婆的家附近有一间理发店。那间店的理发师都是马来人。由于我的头发已经长了,所以父亲就带我到那间店理发。他吩咐理发师应该给我剪怎样的发型后,就坐下来看报纸。刚好理发器出了问题,理发师花了大约两三分钟的时间把理发器修理好后,就开始为我理发。父亲其中的一个要求是理发师把我头顶的头发剪短。那位理发师要剪我头顶的头发时,首先抓起理发器在我的头顶上“乱割”。他“割”了一阵子后,把理发器放下,拿了剪刀“乱剪”。又过了大约十秒,他那美丽的杰作已完成。
唉,我一照镜子,差一点晕了过去。我的头发完全变了模样。理发师为我理出的发型一点都不好看。头顶上的头发剪到比五厘米还短。我简直就像个光头大汉。我带着新发型走回外公和外婆的家。谁知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母亲。她一看到我的新发型,立刻发了一阵呆。过后,她开始问了一大堆问题,比如:是谁剪的,为什么剪到这么“怪”,等等。外公和外婆看了我的新发型,也觉得很奇怪。冲凉后,我发觉到我根本就不用梳头发。吃饱晚餐后,我穿着这从马来西亚买回来的西班牙球会皇家马徳里的球衣,高高兴兴地带着我那难看的发型回家。我万万也没想到我会为我那怪发型感到骄傲。
假期的第二天,也就是三月十三日,我到加东购物中心上英文补习班。回到家后,父亲就问我补习老师有没有讲我的发型很怪。我爽快地回答,说:“没有。”但过后多加了一句,说:“可能他是笑在心里,但是表面上是看不出他在笑。”我的母亲始终还是不能接受这又怪又难看的发型,说什么喜欢我以前的发型,而我以前的发型使我比较像学生,现在的发型使我像个军人,唠唠叨叨一大堆的,我也无法明白她到底在讲什么。
我可是第一次碰到这位理发师。他为我剪出来的发型竟然让我受到这么多的评论。这些评论是我以前所不必受到的。我本身认为我这个发型并非于很难看,只是让我像个小丑,因为我的面貌根本就不符合这种发型。这位理发师让我对他留下极深刻的印象。

成宏傑
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
Comments:
生活中,我们要懂得调整心态来适应变化。有时候改换一下发型,何尝不是一件好事?
 
Post a Comment

<< Home

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. Isn't yours?